• <span id='zky7z'></span>

  • <tr id='zky7z'><strong id='zky7z'></strong><small id='zky7z'></small><button id='zky7z'></button><li id='zky7z'><noscript id='zky7z'><big id='zky7z'></big><dt id='zky7z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ky7z'><table id='zky7z'><blockquote id='zky7z'><tbody id='zky7z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zky7z'></u><kbd id='zky7z'><kbd id='zky7z'></kbd></kbd>

    <i id='zky7z'><div id='zky7z'><ins id='zky7z'></ins></div></i><fieldset id='zky7z'></fieldset>
    <ins id='zky7z'></ins>

        <acronym id='zky7z'><em id='zky7z'></em><td id='zky7z'><div id='zky7z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ky7z'><big id='zky7z'><big id='zky7z'></big><legend id='zky7z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dl id='zky7z'></dl>
          <i id='zky7z'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zky7z'><strong id='zky7z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1. 蝴蝶花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3

              每天,小米都要去那個山坡。那裡開滿瞭蝴蝶花。害羞恬靜的小米喜歡上瞭那像自己一樣溫婉的花。在這裡,小米才覺得自由開心。

              一連幾個周末,憲生都會來這寫生。挺直的鼻梁,清晰剛勁的臉龐,米白色的休閑外套幹凈明朗。小米從來沒有看過他的眼睛,因為他總愛低著頭寫生。小米想,那眼睛一定是深邃明亮的,遠遠看著那人被陽光鍍瞭層金色的輪廓,小米的心裡就充滿瞭甜蜜。這時,憲生正好也發現瞭小米一直在註視自己,於是朝她點點頭。兩人就認識瞭。

              才知道憲生是美院畢業的。他的畫清新自然、純凈,並且洋溢著溫暖。隻是他的人物素描永遠都是同一個女人,沉思著的,笑著的,側面的。那是他的初戀女友,大學同學,畢業時去瞭法國留學,兩人也就分手瞭。也是在這片山坡上,留下瞭他們最美好的回憶。

              小米心疼地看著憲生瘦削的臉,眼淚就刷刷地流下來瞭。她對他說,我願意做你畫裡的女主角,我會讓你開心的。憲生的眼睛就亮瞭,這個溫柔安靜的女孩讓他覺得那麼貼心。

              小米不止一次央求憲生給自己畫畫,憲生先是含糊其辭,後來便回答說習慣瞭畫那個人。小米淚水肆意,憲生才嘆著氣答應。可是,不管憲生怎麼努力,隻要在這片土坡上,他就畫不好小米,畫筆拿在手上無從下筆。

              小米哭著說,憲生還在懷念以前的女朋友,所以不能專註,要不然怎麼在別的任何地方他都能得心應手畫得很好呢?憲生也隻有無奈而驚恐地解釋,可他也無法解釋這麼奇怪的現象,說有一種無形的力量捉住他的手,誰相信呢?

              直到那女孩回來,約憲生喝茶。小米拒絕一同前往,卻跟在他們後面。映入她眼簾的是那個女人哭著倒在憲生懷裡,憲生也在流淚。小米悲憤難當,轉身就跑。憲生發覺後馬上追過來,隻聽見一聲緊急剎車聲,憲生的身體就倒下來瞭。

              小米永遠都不知道,憲生的傷心是因為那個女孩得瞭絕癥,將不久於人世。他也答應那女孩盡快和小米結婚,好好照顧小米一輩子。憲生的墳墓上一夜之間長滿瞭蝴蝶花,而山坡上的蝴蝶花卻突然枯萎成一片荒草。

              在古希臘神話傳說中,宙斯愛上瞭伊拉科斯的公主伊俄,卻被赫拉知道。為避免赫拉迫害伊俄,宙斯將她變成一頭白牛,於是,伊俄整日哀鳴垂淚。宙斯擔心她哭瞎瞭眼,將來恢復人身後美中不足,便命令大地長出對牛而言好看又好吃的蝴蝶花,隻要伊俄哭累瞭,低頭看見蝴蝶花向她扮鬼臉,便忍不住笑瞭,美麗的蝴蝶花便帶給伊俄無限的安慰。

              從此,蝴蝶花便成瞭安慰的象征,它能撫慰失去愛人的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