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'vh0dg'><strong id='vh0dg'></strong></code>
    <i id='vh0dg'></i>
  • <span id='vh0dg'></span>

    1. <dl id='vh0dg'></dl>

        <ins id='vh0dg'></ins>

        <acronym id='vh0dg'><em id='vh0dg'></em><td id='vh0dg'><div id='vh0d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h0dg'><big id='vh0dg'><big id='vh0dg'></big><legend id='vh0d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1. <tr id='vh0dg'><strong id='vh0dg'></strong><small id='vh0dg'></small><button id='vh0dg'></button><li id='vh0dg'><noscript id='vh0dg'><big id='vh0dg'></big><dt id='vh0d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h0dg'><table id='vh0dg'><blockquote id='vh0dg'><tbody id='vh0d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vh0dg'></u><kbd id='vh0dg'><kbd id='vh0dg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vh0dg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i id='vh0dg'><div id='vh0dg'><ins id='vh0dg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愛的禮服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
                "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……"當我們都已兩鬢白發,最大的幸福恐怕就是偎依在你懷中,享受分分秒秒……
                那年夏天,蘇珊在一間男士禮服店打工。這天一早,她剛來到禮服店,就聽門口的風鈴響瞭—店裡來顧客瞭。蘇珊向門外看去,隻見一位老先生推著輪椅走瞭進來,輪椅上坐著年紀和他相仿的老太太。老先生戴瞭一頂漁夫帽,帽子上還別瞭一根羽毛,有點老頑童調皮的味道。而輪椅上的老太太則是面帶微笑,滿頭的銀發梳理得整整齊齊。兩個人看上去都十分精神。
                蘇珊迎瞭上去問:"兩位選禮服嗎?"
                老先生拍拍自己圓圓的啤酒肚說:"小姑娘,你瞧瞧我這半個世紀的啤酒肚,你們這有裝得下的禮服嗎?"
                蘇珊"撲哧"一聲笑瞭出來:"有,您穿中號的就行,大號的衣服您這肚子還嫌小呢。"
                老先生爽朗地大笑起來,老太太在一旁打趣地說:"那你再多喝點啤酒,就可以穿大號的瞭。"
                蘇珊一邊為老先生量尺寸,一邊問:"您要參加哪種宴會?參加普通婚禮,西服就行;六點以前的宴會要用大禮服;六點以後的,最好穿無尾半正式晚禮服;參加博士畢業典禮要燕尾服;商務宴會的禮服可以隨意一些,穿晚間便禮服就行。"
                老先生把輪椅推到試衣鏡旁,找瞭一個最好的角度讓老太太看他試衣服。然後,他轉身說:"是葬禮,我太太的葬禮。"
                蘇珊立即收起笑容,神色凝重地說:"對不起,對您失去太太我感到非常遺憾和難過。"
                一旁的老太太卻"呵呵"笑著說:"還沒死呢,我就是他的太太。"
                蘇珊有些尷尬地"哦"瞭一聲,手腳也慌亂起來:"我,我先給你們弄杯咖啡吧。"說著她給兩位老人各倒瞭一杯咖啡。
                老太太接過咖啡,微笑著點頭表示感謝。她把咖啡放在唇邊,註視著老先生,嘴邊有些憐愛的笑意,說:"這麼多年,他自己就沒買過合適的衣服。你跟他介紹瞭這麼多種禮服,你問問他知不知道參加葬禮該穿哪一種。"
                老先生眼瞟著四周的禮服,聳聳肩說:"我有最好的太太,這些從不用我操心。"
                氣氛終於輕松瞭,蘇珊手腳也自在起來,她轉身去取一套中號的西服。這時,她聽見老太太對老先生說:"醫生說最多還有幾個月瞭,也該準備瞭。"老先生卻接過話頭說:"我看那個醫生的醫術並不高明,再說醫生說的也不都是準的。"這會兒,老太太倒笑瞭起來:"不管怎樣,買好瞭我才放心,我可不想在天堂看到你穿著一身漁夫裝參加我的葬禮。你還會光著腳,因為你找不著襪子!"
                蘇珊轉過身,被老太太描繪的情景逗笑瞭。
                老太太對蘇珊說:"就要黑色的西服配上白色的襯衣,再加上黑色的領帶。"蘇珊贊同地點點頭:老太太配的是標準的葬禮服。她配好衣服遞給老先生,讓他去更衣室試試。
                見丈夫拿著衣服進去瞭,老太太對蘇珊說:"我都七十多歲瞭,早晚要去天堂的。我就想在走之前,把平常要做的都幫他做好,以防我突然不在瞭他一個人不習慣。"說罷,兩人都不說話瞭,陷入深深的沉思。
                蘇珊想起瞭自己和丈夫。無數個早晨,都是丈夫替她煎蛋、準備咖啡,而她則在臥室裡替丈夫搭配領帶和襯衫。如果哪天自己要先一步離去瞭,她一定要把所有的襯衫和領帶都事先配好,丈夫才不會一下子不順手。可是她怎麼忍心先離去呢,丈夫都不會打領帶,甚至找不出成雙的襪子來。她想:我一定要健健康康的,在人生的路上多陪丈夫一程。
                老先生穿好衣服走出來瞭,他揮動著手上的領帶說:"誰能幫我系這個東西?"蘇珊正要過去,老太太沖她點點頭示意自己來系。
                老太太轉動輪椅來到老先生面前,假裝嗔怪道:"難道要我把所有領帶都打好嗎?"老先生順從地彎下腰,俯在輪椅前,小聲說:"所以,你不能走啊。"
                老太太假裝生氣地瞥瞭老先生一眼,雙手熟練地打好瞭領帶。
                鏡子裡的老先生莊嚴肅穆,他握著老太太的手,望著她,仿佛在問:怎麼樣?
                老太太點點頭:"挺好的,我喜歡。你穿這套西服倒讓我想起我們結婚時你的模樣。那天,你系的是銀色的領帶,也是我選的。"
                老先生挺直瞭腰板,看瞭看鏡子裡的自己,又看瞭看鏡子邊的妻子,俯身撫摸著老太太的手,動情地說:"我希望這套禮服永遠用不上!"
                付過錢後,老太太向蘇珊致謝:"上帝保佑你,我的孩子。"鈴聲中老先生推著老太太出瞭門。
                晚上回傢,蘇珊買瞭一瓶上好的紅酒,又做瞭丈夫最愛吃的菜,拿出那套平時舍不得用的昂貴餐具,佈置好桌子。過瞭一會兒,門外響起瞭熟悉的腳步聲,蘇珊點上蠟燭。丈夫推門進來,大吃一驚,他驚訝地問:"親愛的,今天要慶祝什麼?"
                蘇珊微笑著望著他:"慶祝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分鐘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