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sctw7'></fieldset>

  1. <dl id='sctw7'></dl>
    <i id='sctw7'><div id='sctw7'><ins id='sctw7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<span id='sctw7'></span>

    1. <ins id='sctw7'></ins>

      <acronym id='sctw7'><em id='sctw7'></em><td id='sctw7'><div id='sctw7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ctw7'><big id='sctw7'><big id='sctw7'></big><legend id='sctw7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1. <tr id='sctw7'><strong id='sctw7'></strong><small id='sctw7'></small><button id='sctw7'></button><li id='sctw7'><noscript id='sctw7'><big id='sctw7'></big><dt id='sctw7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ctw7'><table id='sctw7'><blockquote id='sctw7'><tbody id='sctw7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ctw7'></u><kbd id='sctw7'><kbd id='sctw7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code id='sctw7'><strong id='sctw7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 id='sctw7'></i>

          零下二十度的愛情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那是個冬夜,我值夜班。凌晨一點時,我接到內科的緊急會議通知,安排好工作,一拉開門,一股像刀子一樣的寒氣一直刺到心底裡去。屋子裡有暖氣,還不覺得天冷,沒想到外面的氣溫竟然這麼低。

            我走下樓梯,快到一樓時,隱約傳來說話的聲音,像夢囈一般:“你冷不冷?”“不冷,你呢?”“我也不冷。”走到一樓的門廳時,我看到瞭說話的人,一對中年夫婦,緊緊地並排縮在一個墻角,他們的腿上蓋瞭一條被子。我快步從他們身邊走過,可能是帶過瞭一陣冷風,他們同時打瞭個寒噤。

            半小時後,我從內科回來,走過他們身邊,他們還在說著話:“回去給娃們都添件衣服。”“嗯,你也添一件吧。”“算瞭,我不要瞭,看病花瞭不少錢哩……”

            我在他們斷斷續續的對話聲中回到科室,我走到護士值班室,想問問有沒有什麼事,正看到護士從厚重的窗簾後面出來,她手裡拿著一個東西,一見我臉就紅瞭,調皮地說:“天氣預報說今天最低溫度是零下二十度,是本市有史料記載的最低溫度,我剛才專門在窗外測瞭一下,真的呢!”

            我心裡一動,問她:“還有沒有空床?”她掃瞭一眼病床分佈表,說:“還有。”我說:“我去查查房,麻煩你到樓下的門廳去把那一對中年夫婦叫上來這麼低的溫度,他們在那裡隻怕會出事。”

            她下去後沒多久就又上來瞭,很緊張地說:“不好瞭,魯醫生,他們都站不起來瞭!”

            我吃瞭一驚,趕下樓去。那對中年夫婦都是盤腿坐著,果然都站不起來瞭。我叫來瞭保衛科的人,把那對中年夫婦抬上瞭樓。

            我一邊給他們做治療一邊問他們的情況。原來他們是今天早上出院的,可為瞭等一份檢查報告,耽誤瞭回傢的時間,又舍不得花錢住旅店,就想在那門廳裡湊合一夜。護士埋怨他們說:“你們不知道吧,再這樣坐下去,不到明天早上,你們的腿都要廢瞭!”那男人不好意思地說:“是,是,我也感到腿麻瞭,想動動,可又怕把被窩弄涼瞭。”那女人也說:“是呀,我的腿也麻瞭,也忍著沒動。”

            這樸實無華的話使我的心一陣悸動:他們忍受著巨大的痛苦,隻為瞭維護共同的那一點點溫暖啊!